流水

“秋” 11

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
叶秋半眯眼的看着头顶的灯光,努力忽视身体的不适,这一切全被顾珛看在眼里。顾珛已然忘记了刚才叶秋并没有回答他的事。他伸手搂住了叶秋。
“宝贝,身体还不舒服吗?再睡会儿吧,刚注射了药肯定难受。”
“...” “宝贝,别不理我啊,我这也是为了咱们以后的生活。听话,忍一忍风平浪静。”
“风平浪静?顾珛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长时间不开口说话,叶秋的声音很是嘶哑,每说一个字,喉咙就火烧火燎的疼,大概也是有药的副作用。
“当然知道啊,宝贝很厉害,是叶家继承人的不二之选。” 顾珛的样子像求表扬的小孩,他充满期待的看着叶秋,希望叶秋能给他点反应。
“叶家的实力你是见识过的,至于继承人的不二之选吗?呵,你是不是忘记了叶修?如果你是想要叶家的家业,你可以选择放弃了,再怎么样,叶家也不可能为了我一个人,放弃了这么多年的心血。”
叶秋冷笑着,那笑容看得顾珛心寒,他一用力,抓住叶秋的手腕,将叶秋压在了身下。
“叶秋,你别太过分了,你明知道我要的是什么。”
顾珛没有控制住力道,叶秋白皙的皮肤很快就出现了道道红痕。这样看,真的是触目惊心但叶秋只是皱了皱眉头,一声不吭。
“我一直想要的都是你!”顾珛大吼道。
“顾珛,我当时是瞎了眼,要不是你的名字里有个珛字,你觉得我可能找你?”
叶秋也许是神志不清,不顾大局,他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顾珛的底线。叶秋当然知道他想要什么,但他也必须让顾珛知道,他只不过是占了个便宜。顾珛眼睛充血,力气越来越大,好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,可叶秋这次是选择同归于尽。
“顾珛,你不是说,你不是叶修的代替品吗?那我也告诉你,我从来都没把你当做代替品,因为,你不配。”
冰冷的声音刺激着顾珛的神经,让他微微冷静了下来,他看着叶秋,放松了力道,还轻轻的揉了揉。但叶秋只觉得恶心。
“宝贝,别想把我惹火了,那样对你可没任何好处。”
从叶秋身上起来,顾珛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平息了下心情,他快步走出了房间。单留下了叶秋一个人。
“哥哥,这次,我可能真的回不去了...别想我啊,我这是第一次自作主张的。”泪水模糊了视线,叶秋释然的躺在床上,他伸出手,又紧紧握成了拳。
“都说双胞胎心有灵犀,那混账哥哥,你能不能感受到疼呢?”
“哥,我不会是你的负担了...”

正在与楼医生谈话的叶修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剧痛,他大口的呼吸着,希望这样能减轻疼痛。殊不知他已经吓到了其他三人。
“叶神!”楼冠宁最先反应过来,他扶住了差一点就摔倒的叶修,叶修现在脸色苍白,抓着胸襟的手因为用劲过度而青筋暴起。
“哥!别犯傻了,快过来看看!”焦急的楼冠宁唤醒了楼医生,他迅速起身,大致查看了叶修的状况。
“没什么事啊,但不排除肉眼看不出来的,劝叶先生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“嗯,谢谢楼医生了。但这感觉不太对,是心悸的感觉。” “嗯?会不会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?”
楼医生的这句话让叶修有了种不好的预感,仿佛血液冻住了般,他的身体逐渐变凉。
“不,不可能的...”

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王徐打开门一看,是叶家的管家。
“陈叔?”
“王少爷?叶大少在吗!”
“啊啊,在...”
不等王徐说完,陈叔就直接越过了他,直奔叶修冲去。 “大少爷!小秋少爷,找到了!”
“真的吗!陈叔?!”
“千真万确!是大少爷你的朋友找到的!快去看看吧!” “我们走!”
叶修跟着陈叔慌忙走了,只剩下了其他三人。王徐刚松了口气,却被楼医生摔杯的声音惊到了。在他印象里一直冷静的楼医生失态了。
“不对!顾珛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住手的!小楼,快打电话,问清叶秋的地址,我们也过去!”
“嗯!”


跟楼医生想的一样,顾珛根本没打算放了叶秋。而他们找到的,也只是顾珛的藏身之地。叶修赶来的时候,王杰希已经到了。他的身边是刚刚赶到的叶父叶母。
“爸妈!小秋怎么样了!” 叶修现在心急如焚,豆大的汗珠顺着头发滴在了地上,发出了轻微的“滴答”声。
“不知道,顾珛一直躲在屋里不出来,也不跟我们谈,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。”叶父沉稳的声音响起,平息了叶修紧张的心情。
“嗯,王杰希,谢谢了,回头给你一份大谢礼啊。”
“不用了,叶秋的安全要紧。顾珛这个人我了解一些,手段残忍,他曾经为了一块金条,杀了六口人。警察抓了整整一年,愣是没抓住。今天他绑架叶秋,肯定也是有目的的。”
王杰希的话再次给叶修心上捅了一刀,顾珛是个杀人犯,那跟他在一起的叶秋,岂不是很危险?
“小修,你别着急,顾珛不可能对小秋动手的,他曾经被小秋帮助,应该不会乱动小秋的。”
“哦?叶太太这么肯定我不会对叶秋动手?”
大门缓缓开了,顾珛一脸悠闲的看着全副武装的警察,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。
“别这么紧张嘛,我又不会杀了你们~”
转头看向叶修他们时,顾珛的表情有些狰狞,他狠狠的盯着叶修,眯着眼,努力不让人看出他眼中的杀意。
“叶修吗?久仰大名了,叶秋以前经常跟我提起你呢~”他的声音有些古怪,阴里怪气的声音让人听了头皮发麻。 “是吗?那麻烦你把叶秋带出来,我想亲口听听他对我的评价。”
叶修强压着怒火,但他的内心却是接近于恐慌。他不了解顾珛,也不知道怎样说才不会激怒他,让他做出伤害叶秋的事。
但顾珛混迹在黑道很多年了,叶修的眼神变化能让他瞬间读懂叶修的心理活动。
“不是吧,堂堂叶家大少,竟然会害怕我这个小人物。”
看到自己的内心活动被顾珛识破,叶修干脆也隐藏了,他大大方方的承认“是啊,但我不是怕你,是怕你伤害叶秋。”
“叶秋吗?噗,这就不用叶大少爷担心了,对叶秋,我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不耐的。他可是我心里的白月光。”
“真的?不会伤害叶秋?”叶父开口问道。
“真的,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是想把叶秋带走,让他跟我离开这片让他伤心的地方。”
“放屁!”叶父生气了。“叶秋最伤心的莫过于你一次又一次的动他!他拿你当朋友,可你居然利用了那份信任!” “我没有!”叶父的话让顾珛赫然而怒,他匆忙为自己辩解,但效果微妙。

“砰”的一声,让双方都僵了下,但顾珛马上反应过来,他大喊一声“叶秋”,就脚步踉跄的跑回了屋子,叶修趁他失神的那一瞬间,冲进了屋子。其余的警戒人员在叶父的怒吼下纷纷按计划包围了这座房。
当二人一前一后的冲进叶秋所在的房间时,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。叶修暗道不好,推开还在找钥匙的顾珛,一脚踹了下去。用脚没踹开,他就拿身体去撞。一下,两下...门终于被撞开了,叶修向里一冲,就看到倒在了血泊中的叶秋。
叶秋的左手腕被划了几道重重的刀痕,流下的血顺着手指滴到了地上,失血过多的他只撑不住自己的身体,最终也倒在了地上。出血量很大,导致叶秋已经了陷入昏迷。
“小秋,小秋你醒醒,哥来了...哥哥来了...”叶修无助的喊着叶秋,渴望能唤醒陷入昏迷的叶秋,但叶秋,什么反应也没有。甚至,连心跳都在慢慢变弱...
“小秋!快来人啊!”叶修发疯般的吼着,把进来奉命抓捕顾珛的警官吓的出了一身冷汗。他连忙叫医护人员进来。
叶秋被送上了救护车,生死不明,顾珛也被抓住,他面对的,是死刑。

身上沾满了叶秋的血的叶修就那样坐在了急救室的外面,一动不动。


我觉得写的还行,大家觉得呢?
真的没人想看那篇古风文吗?委屈😞

评论(32)
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