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水

渣渣文

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
古风,架空
私设双叶从小并没有在一起,两人一南一北,互不认识
最后,祝叶修叶秋生日快乐!虽然迟了很久

京城有四少,其中最得姑娘青睐的,是叶家的养子,叶秋。
叶秋温文如玉,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白色发带轻轻束起,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惹得无数女子沦陷。俊俏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红润的嘴唇。微微上扬的嘴角迷倒了一片女孩。一身湖蓝色的锦绣,腰间挂着的那把轻罗扇成了叶秋的标志。因为长得太过标致,叶秋成了许多女子非嫁不可的对象。当然,也引来了不少慕名而来的名门世家。可叶家从来没有自作主张的许下承诺,一切都是由叶秋自己决定,可谓是对叶秋疼爱有加,而其他三位大少的风头也是被抢了干净。
“呸呸,咱叶少真受欢迎啊,看把我们哥几个羡慕的。” “少贫了,追你的人还少?隔壁的陈少爷不就是一直在追你?”
“哎呦我去!我没断袖之癖,谁知道他会一直追着我不放啊!”
“那是咱梵少有本事啊。”
“行了,说不过你。对了,叶秋,你什么时候学的武啊?”
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叶秋有些转不过弯来,他呆呆的看向梵泽。“啊?”
“别跟我们装傻,临安都传遍了,说有一位身着湖蓝色绸缎,腰间佩有一把青罗扇...的侠士,那不就是你吗?”
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梵泽的描述分明就是自己,但叶秋敢肯定,自己虽然学过武,但只够防身用。难不成是自己有梦游症?
“不知道?得了吧,听别人说,这位少侠名气很大,估计过不了几天,连京城的人都知道了,到时候你该想想自己该怎么脱身了。”
“...”

不出梵泽所料,临安的那位少侠名气扩散到了京城,但真正让叶秋生气的是,他们撞名了。就在昨日,那位少侠说出了自己的名字:叶秋。这让叶秋实属尴尬。
原本文艺彬彬的叶秋现在还会武功,这让很多女生对叶秋的好感倍增。来叶家提亲的人又多了一波,叶家大门甚至被踏烂了。不少开放的女生直接去了叶秋的寝室,于是,叶秋很没面子的跑了。至于往哪跑,他自己也没想好。但他还是狠狠骂了那个让他现在这么狼狈的那个“叶秋”。

远在临安的叶修打了个喷嚏,旁边的方锐猥琐的搓了搓手“老叶,有谁骂你呢?说来让我们开心开心。” “呵。”

漫无目的走在街上的叶秋,把自己围的很严实,有赶往叶宅的女孩经过身边,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给他。
“真是的,还说喜欢我呢,结果变装后的我都认不出来,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心喜欢我。”撇撇嘴,叶秋改变了原来的方向,直奔梵泽家。他要看看,究竟是哪位侠士,让他这么狼狈。
“梵泽,给你秋爷爷出来!”
“哎呦我去,你不好好在家待着,乱跑什么,叶小少爷?”在听到叶秋声音的那一瞬间,梵泽就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。别人不知道,他还能不知道吗?这家伙,馊主意多了去了,每次找他,总是没好事。果不其然,下一秒叶秋的话让他险些来了一个平地摔。
“我要去临安!你陪我。”
“叶小少爷!你饶了我吧,就你这路痴程度,我怎么敢带你出去啊~”
“我好好待在你身边不就行了吗,你是不知道,那个“叶秋”把我害的有多惨,现在我有家不能回,我倒要看看,那个人到底是谁。我不管,你陪我去,你要不陪我去,我就告诉京城所有的女孩,说她们眼中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梵少是断袖,喜欢陈府的陈少。”
“哎呦,叶小少爷,你可别,这说出去我还要不要活了。行行行,不就是临安嘛,我带你去,但你可不能离我五步远。”
“嗯嗯,我离你最多三步远!”

梵泽就知道,自己不应该相信叶秋的鬼话,站在临安闹市的梵泽现在欲哭无泪。他就是去买了点特产,结果一回头,身后哪还有叶秋的身影。
“叶小少爷,你等着迷路吧!”
重重的叹了口气,梵泽认命的到处打听叶秋的下落。 而与此同时,在闹市的另一边,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“叶少侠,今天又是你出来买菜啊?”
“是啊,老板娘不在,家里还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家伙,我只能受累,出来买菜了。”
“叶少侠说笑了,今天的菜不太新鲜了,给您算便宜点。”
“不用不用,还按照常价给我就行,你们做生意的也不容易,这点钱我还是有的。”

...

叶秋现在有些蒙,他只不过是去买了个糖葫芦,怎么转眼梵泽就不见了?没了梵泽,他这个路痴根本回不了家!
“梵泽?梵泽!”无人回答。
“怎么办啊!!”
叶秋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也不顾自己现在的形象,打算直接开口大喊。丢人就丢人吧,至少比回不了家好。
“叶少侠?你怎么在这儿?”
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,惊的叶秋头皮一麻。 他扭头一看,是个卖菜的小贩。什么叶少侠,叶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狠狠鄙视了“叶秋”下。
“叶少侠?”看着叶秋不说话,小贩也有些奇怪,叶秋刚刚才在他那里买了菜,可转眼就到集市另一边。
“啊,没事,只是有些累了,随便走走。”
“是吗?那叶少侠不介意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?”
“自然不介意,劳烦公子带路了。”
叶秋冲小贩微微一笑,思绪放空,现在他只在琢磨自己该怎么回家,却忽略了小贩眼中闪过的暗光。
“那请叶少侠走这边。”

“官人~进来看看~”
“今天官人真是让小女子迷恋不已啊~”
叶秋终于察觉不对劲了,看着前面的小贩,他停下了脚步。“这位公子想带我去哪儿?”
“叶少侠难道看不出?这里是泓逸苑啊。”
“我是问,你为什么带我来这种烟花之地。”叶秋悄悄向后挪步。
“为什么?当然是想让叶少侠成为这里的一员啊!”说罢,小贩猛的向后转身,双手直冲叶秋抓去。叶秋一看暗道不妙,急忙向后退去,在躲过小贩的第一次抓捕后,叶秋先发制人,直逼小贩喉咙。
“不愧是叶少侠,身手不凡。”小贩冷笑一声,向旁边闪去。但叶秋也不是吃素的,只见他脚尖轻点,竟瞬移到了小贩身边,伸手向前逼近,重重打向小贩肩膀。
“不过如此。”
看着小贩捂着受伤的肩膀,叶秋心下一沉。他的手现在有些发麻,如果再斗下去,吃亏的一定是他。不如速战速决。想着,叶秋再次改变脚下方向,攻向小贩。
小贩一个翻身,化解了叶秋的攻击,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小刀,挥刀朝叶秋砍去。叶秋一个不留神,便被小刀划破了衣服。“这下难办了,我没有能防身的武器。”叶秋有些艰难的躲避着小贩的攻击,他在找可以攻击的机会。又一次堪堪躲开小贩的攻击,叶秋有些力不从心,他本来就只学过一点武功用来防身,后来也没怎么练过,这次能坚持这么久,已经是极限了。
“怎么?叶少侠累了吗?要不进去休息一下?”
看到叶秋的样子,小贩也察觉到了不对劲,众所周知,“叶秋”武功高强,是个实打实的高手,曾经带领兴欣众人把嘉世镖局打的破产,最后成为了一支实力强劲队伍,成功的进入了镖局排行榜的前十。可眼下的叶秋,比起以前实在太弱了。
“...滚。”
被激怒的叶秋终于没了理智,但他还是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。实力虽然差不多,可体力不支的他只能靠脑子逃脱了。这样想着,叶秋一个横踢踢翻了小贩,正打算趁乱逃走的时候,却突然感觉后颈一痛,接着眼前一黑,彻底的昏死过去。
打晕叶秋的人伸手接住了他下滑的身体,饶有兴趣的盯着叶秋的脸。“你是怎么把叶秋弄过来的?”
“他心不在焉,我钻了个空。”小贩从地上爬起来,揉了揉自己被叶秋踢伤的肩膀,“不过这家伙真的武功挺高,要不是你,今天他肯定就跑了。”

一阵骚乱,小贩向旁边看去,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 “那不是叶少侠吗?怎么在他的手里?”
“完了完了,落到他们手里,叶少侠清白肯定没了。” “你们为什么不去救叶哥哥啊!叶哥哥对你们这么好,你们就不懂得感恩吗!”
“小姑娘,保命要紧啊,这二人可不好惹,惹恼了他们,小心没命!”
“那怎么办,就眼睁睁看着叶哥哥被抓走吗?”小女孩焦急的哭出了声。
“只能看叶少侠自己的本领了,我们这种菜民,帮不了忙。”
“...”

叶秋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反正醒来时天已经黑了。动了动手,才发现自己被绑住了,此时后颈也也传来阵阵麻痛。
“嘶。”叶秋皱了皱眉,忍着后颈的不适感,他靠墙站了起来。外面很黑,所见之处一片漆黑,但根据风声,叶秋还是能判断出他现在是在二楼的房间。
“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姿势坐下,叶秋终于思考起了自己的处境。“叶少侠,他们把我当成了临安叶秋,可又为什么呢?就算是撞名,也不至于把人弄混啊?”顿了顿,叶秋继续思考道“而且把我绑来也没伤我性命,那小贩之前说,想把我变成泓逸苑的一员,不会是...”想着,叶秋就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袭来,打了个哆嗦,又往里缩了缩脑袋,叶秋这才好受点。
“不管了,到时候见招拆招吧。” 说完,竟心大的睡了过去,浑然不知在临安动用了所有人力的梵泽,现在因为他的走失而寝食难安。
当后来梵泽知道他被绑到泓逸苑后,叶秋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变脸。

“叶少侠,醒醒。”
“唔,醒了。”
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,打在了叶秋脸上,眨了眨眼,叶秋才适应了强光。殊不知,自己刚才的举动让小贩有多吃惊。
“叶少侠,你知道自己的处境吗?”小贩有些呆呆的问道。
“知道啊,我被绑了。”
莫名其妙的看了小贩一眼,叶秋从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。这个小贩,脑子有坑啊。
“呃,那叶少侠,你能不能...”
“能不能什么啊,你是绑人的,问我那么多作甚么?” “那得罪了。”
紧接着。叶秋被捂住了双眼,双手被捆,手上的绳子是小贩拉着,后面还跟了个人。但若不仔细听。根本听不出他的脚步声。
“大费周章啊。”叶秋嘟囔道。
他一边跟着小贩走,一边留意身边的声音。开始很嘈乱,不少淫言秽语,叶秋推测,这里应该是泓逸苑二楼的房间。紧接着,声音越来越小,直至没有。而小贩也停下了脚步。
“叶少侠,到了。”
“这是哪?”
“调教那些女子的地方。”
...叶秋猛然惊醒,昨晚自己的猜想得到了证实,但他现在真想扇自己一巴掌,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乌鸦嘴。
“你带我来...”
“就是叶少侠想的那样。”
完了,早知道就不来京城了。不但没找到“叶秋”,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叶秋长这么大,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。
“我就这么进去?”叶秋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“对,进去后会有专业的女子交你相关的知识和策略。”小贩的声音很冷,让叶秋没来由的生出了一丝恐惧。
“不过为什么是我?”继续拖延时间。
“因为你名气高,长得也不错,有不少人想睡你。”
第一次知道还有想睡男人的,叶秋在心里又一次狠狠骂了“叶秋”一顿。
“那个混蛋!最好别让我见到他,否则我要他好看!还有,谁来救救我啊,我愿以身相许啊!”

“啊啾!”
“你不会是染上风寒了吧?”方锐斜眼撇了叶修一眼。 “不可能,我出去转转,看看是谁骂我。”

小贩终于没了耐心,一把将叶秋推了进去。叶秋没站稳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“哎呦呦,你太粗鲁了。”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在叶秋头上响起。叶秋抬头一看,是个浓妆艳抹的女子。
“是他在拖延时间。”
“拖就拖呗,反正他成为泓逸苑的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还怕这么一小会儿吗?”
小贩不在做声。女人这才转过头看向叶秋。但叶秋只看了她一眼,就不再抬头,甚至,全身颤抖。
“...你绑错人了。”
“什么?不可能!”小贩惊讶的喊出了声。
“这个是京城的少爷,名叫叶秋,跟“叶秋”长得差不多,可我以前绑过他,所以他刚看到我才会害怕。”女子蹲下身,饶有兴趣的看着发抖的叶秋。“不过绑都绑了,也不能吃亏啊。你把他送回房间,让他再好好休息下。”
“是。”
就这样,在房里走了一圈的叶秋又被带回了那个房间。而小贩则面露愧疚。一路上支支吾吾,就是说不出一句话。叶秋现在也没闲心理他,自从看到那个让他身体受伤,到现在都没彻底恢复的人,他就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两手紧紧握住,指甲深深嵌进了肉中。 “哈哈,不是叶少侠啊。抱歉啊,叶,公子?”
“...”
气氛尴尬。

叶修正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,嘴里叼了根糖葫芦。一脸淡定的接受着旁人惊讶的眼神。这时,从前方跑来了一个小女孩。小女孩一看到他,又哭又笑,嘴里还说些什么“叶少侠你逃出来了,太好了。”弄得叶修莫名其妙,安抚了小女孩,叶修才慢慢问清楚了前因后果。 “你是说,我昨天被抓紧了泓逸苑?”
“叶少侠你忘了吗?昨天你本来可以逃走的,谁知道从你身后出来一个人,直接把你打晕了。”
“不可能啊,我昨天就没往那边走。小姑娘,你确定你看到的是我?”
“确定确定!”
这就奇怪了,难道有人冒充我?叶修对那个“叶秋”有了兴趣。反正也无聊,不如去看看吧。
想着,叶修告别了小女孩,脚底生风,一会儿就到了泓逸苑门前。原本想从大门进入的他在到达后改了主意,这倒不是他害怕了,而是想到小女孩说的偷袭。走到了后门,翻墙而入。
“在哪呢,在哪呢?”叶修自言自语道。
他一边留意着周围的情况,一边寻找着跟自己长相相似的那个人。
“哈哈,不是叶少侠啊。抱歉啊,叶,公子?”
一个声音从转角处传来,叶修微微一顿,躲了起来。昨天卖菜的那个小贩手里拿了根绳子,身边还跟着一个人,因为低着头,叶修看不清他的面容,但根据小贩说的话,还是能简单推断出来,这个人就是那个倒霉蛋。 隐藏了自己的气息,叶修悄悄的跟在了小贩身后,一路走到了关押叶秋的屋子。过了一会儿,见时机差不多,叶修拿出短刀,短刀冲着阳光,刀面反射出银白色的暗光,小贩一惊,刚想逃跑却只感觉脖子一凉,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。
“你好啊。”叶修冲小贩微微一笑。
“叶,叶少侠?”
“怎么?连我都认不出来了,我问你,你绑的那个人怎么样了?”
感觉到脖子上的短刀更靠近动脉,小贩连忙道“就在屋里,没受伤!”
“此话当真?”
“真的真的!老板说让他再休息一下的。”
“是吗?那,就告诉你老板,这个人,我带走了。”说罢,手起刃落,小贩被手刀打晕。
理了理自己的衣襟,叶修推开了大门。
“...”原本以为会看到叶秋惊讶激动的表情,可现在看来,他是真的心大,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睡得这么香。 不过...叶修向叶秋走近。“这张脸,跟我的一模一样啊。不管了,先把人带回家吧。”
再三确保叶秋一时半会儿不会醒后,叶修动作轻柔的将他抱了起来。
“好轻啊。”手上的重力让叶修皱了皱眉,他身上的布料一看就是上等的,那为什么会这么轻?回了回神,叶修抱着叶秋从二楼跳了下去。至于剩下的,他不需要管。

叶秋从睡梦中缓缓转醒,引入眼帘的不再是那一堆胭脂水粉,叶秋心下一惊,紧忙起身。四下打量了一下,才发现这件屋子的布局简单大方,就连他,也挑不出什么毛病。
“这里是?该死的,竟然没发现自己被挪地方了。”狠狠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下,叶秋开始琢磨着离开的方法。
“你醒了?”叶修一推开门,就看见那个长相跟自己无差的人坐在桌子旁沉思着,表情严肃。
“谁!”听到声音的叶秋猛然回头,结果却愣在了原地。 “我知道你很惊讶,不着急,先喝杯茶,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...

“你就是叶秋?”叶秋微微眯眼,打量着面前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。明明是一样的脸,但为什么“叶秋”看上去就那么欠揍?在心里暗自比了比自己与“叶秋”的武力差,叶秋强忍下内心想打人的冲动,撇开了自己的视线。 “对,你是?”叶修现在也有些好奇,眼前这个人跟自己长相一样,气质却大不相同,但他可以发誓,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弟弟。看着有些警惕的叶秋,叶修有了调戏的想法。
“你这莫不是暗恋我?不然为何伪装成我的模样?” “噗!”叶秋猛的将刚刚喝下的茶水喷了出来,接着便咳的上气不接下气。“咳,咳咳咳,你,咳咳,你怎么这么不要脸!”
叶秋因为剧烈咳嗽,眼角泛红,这样一看,竟显得有些可爱,“完了,竟然觉得自己的脸可爱,我没救了。”叶修的面容有了一些裂痕。
“我告诉你,本少爷坐不改姓,叶秋。你可以去问问,谁不知道京城叶少!”
“那还真是抱歉,这里的人只知道临安的“叶秋”。”
“...还不如因为你!”原本冷静下来了的叶秋又炸了。“本来我过得好好的,谁叫你非要用我的名字,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过得有多惨!天天有家不能回!”叶秋现在也说不出,为什么面对叶修,竟有了些许委屈。

“啊?”
“啊什么啊!要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来临安,又怎么可能迷路,还,还...”还差点失身。当然,叶秋的脸皮薄,依然说不出口,可他相信叶修知道他的意思。
“好好好,是我的错。我是真不知道京城四少的叶少啊,原谅我好不?”叶修也知道这件事给叶秋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既然都成这样了,那他也不会给自己找理由开脱。
“知,知道就好。”
看来叶秋还是个傲娇。叶修在心里默默想到,他看着叶秋有些生气的神情,把嘴边的话吞了下去。毕竟傲娇不好哄。
“老叶!听说你去烟花之地了,真的假的!”
一声欢快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还伴随着一阵脚步声。叶修对叶秋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,转身开了门。门外不止一个人,叶秋被叶修挡着,只能看到几双样式不同的鞋。有男有女。
“我是那样的人吗?倒是咱点心大大,怎么知道这个事的?莫非?看来老林管教不严啊。”
“去去去!我是听说,听说懂不懂!不少人都在说叶少侠去了泓逸苑,我这不是为了还你个清白吗?你怎么能这样伤我的心,你变了。”说完还做了个捂心的动作。
“去泓逸苑的不是我,是叶秋。”
“啊?”这句话不光是方锐没反应过来,就叫其他人也有些迷茫。
“叶前辈,“叶秋”不就你吗?”乔一帆小心翼翼的问到。 “不是他,是我。”声音从叶修身后传来,众人的目光纷纷向后看去,叶修识相的往旁边站了站。
“你,你是?叶修你什么时候学的分身术?”半响,方锐有些惊讶的叫了起来。
“什么分身术,人可是京城鼎鼎有名的叶秋呢,这次来就是为了弄清这件事。”
“叶秋?京城四少之一的那个?”
“天哪!好帅哦!”
“苏大小姐,你眼神不好啊,这分明是跟叶修一样的脸,我怎么从没见你说叶修帅啊?”
“不一样啊,看气质,叶秋明显是书生。”
看着众人絮絮叨叨的样子,再看看明显窘迫的叶秋,叶修叹了口气,将叶秋拉到了自己身后,“你们小心吓到叶秋。这件事,方锐你去查查,地点是二十年前的京城和临安。”
“好,马上去,不过我饿了,没劲。”
“...我去做。”
无奈的看着方锐,叶修认命的去做饭。可刚刚踏出一步,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住了,回头一看,是有些神情不自然的叶秋。
“我会做饭,我帮你。”
叶修一愣,轻轻的点了点头,带着叶秋下楼去了厨房。只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,自己嘴角的微微上扬。
二人走后,以苏沐橙为首的兴欣众人露出微妙的表情。
“苏大小姐,你以前认识的老叶是这么温柔的吗?我感觉自己不认识老叶了。”
“叶修一直很温柔,只是...但我从来不知道他的温柔可以在没有讽刺的情况下表现出来。”
“沐橙姐,刚才叶修哥的眼神?”
“温柔的我都认不出了~行了,这可不是一帆你该关注的哦。”
“沐橙啊,叶修那小子,是不是动心了?”
“谁知道呢,叶修心里有数,我们再怎么猜也猜不出来,还不如静观其变。”

叶修带着叶秋来到了厨房,说实话,叶修只是为了帮叶秋开脱。他并不认为身为小少爷的叶秋会做饭。能把糖和盐区别开来,估计已经是叶秋的极限了。所以,在进入厨房后,叶修就只是让叶秋在一旁站着,自己开始做饭。原本想好好表现一番的叶修,竟然因为叶秋在身边而感到不自在,做起饭来也束手束脚,一顿饭做下来,叶修感觉自己不亚于打了一架,浑身酸痛。

不说叶修,就连叶秋也看不下去了,看着叶修进厨房时的自信,再到做饭时的紧张,最后到盛饭的无辜。他实在不想说什么了,深吸一口气,叶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,放在嘴里慢慢咀嚼。
好难吃!叶秋艰难的咽下了嘴里的菜。不甘心的他又换了一个菜,可结果还是一样。难吃到爆。不是盐放多了太咸,就是还没熟。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,叶秋姣好的面容有点扭曲。又想了想跟在叶修身边的那些人,叶秋突然很同情他们。半响,叶秋有些无语的问道: “你就给他们吃这个?”
“怎么了吗?”
“不是吧叶修!这菜能吃吗!起开起开。”
“你会做饭?你不是叶家小少爷吗?”
“怎么?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十指不沾阳春水啊?不过你错了,本少爷的厨艺虽不如那些掌勺的,但比起你,还是略胜一筹的。”

过了大约半个时辰,在叶修惊讶的眼神中,叶秋做好了一道又一道精美的菜肴。
“卖相不错,但你确定能吃?”
“...你怎么这么多事,我又没下毒,怎么不能吃?再说了,吃我的菜总比你的好吧,要不我先吃一口给你看看?”
“不用了,我端出去吧,他们应该饿疯了。”匆忙离开厨房的叶修有些心虚的叹了口气,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到叶秋做饭时的专注,心竟然有些平静不下来。 将菜端到桌子上,不顾周围人惊讶的神情,叶修敲了敲桌子,“看什么看,不想吃饭了?”
“没有没有,我说老叶,这饭,你做的?”
“不是。”听了叶修的回答,方锐微微松了口气,他就说嘛,叶修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卖相好的菜肴。 “
看上去不错啊,我先吃了!”苏沐橙率先打破了尴尬,她随便挑了一筷子,不带丝毫犹豫的吃了下去。“好好吃!你们快尝尝!叶秋的手艺真不错!”
“有那么好吃吗?”方锐有些怀疑的看着一脸享受的苏沐橙,给自己也夹了一筷子。“超好吃啊!谁要是嫁给叶秋,绝对是享福了!”
“真的好好吃!叶秋前辈的饭简直美味!”
“哈哈哈,可惜老板娘她们吃不上喽!”
“哎哎哎,老魏,给我留点!”
在叶秋从厨房出来时,就看到方锐一手抓着鸡腿,另一只手还要去抢叶修的面。
“别抢了,不够我再去做。”
充满笑意的声音传来,叶修回头看了看叶秋,嘴角也跟着上挑。这一下,惊的兴欣众人筷子都掉了。
“怎么?不和胃口啊?”
“没没没!特别好吃,真的!”
“那你们为什么不吃了?”
“吃的有点快,噎住了。”方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看着气氛又要冷谈下去,方锐有些坐不住了,向叶秋看去,“叶秋,你长得好漂亮。”
“噗!”刚喝进嘴的汤全洒了。 接着,他继续问道:
“叶秋叶秋,你着急回家吗?”
“不着急,我跟友人走失了,现在不方便回家。”
“那叶秋,你就先留下来呗。”
“不了吧,”
看着方锐湿漉漉的大眼睛,叶秋心生出了一种不忍,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他改口了。“我留下来不会不方便吗?” “
不会不会!你跟老叶住一起,绝对不会不方便!” “噗!”这次是叶修。“为什么跟我住啊,兴欣没客房了?”开玩笑,要是让他天天看着叶秋睡着后没防备的样子,他可受不了。又想到在叶秋睡着后,自己控制不住的手,叶修难得的害羞了,尽管不明显。
“那就这么定了,麻烦你了,方锐。”
将叶修的表情尽收眼底的叶秋像是找到了什么乐趣,不等叶修反驳,他先一步答应了方锐。
叶秋此时笑的舒畅,那笑容竟让叶修心漏跳了半拍。“我好像,不太正常了。”叶修有些脸红的想到。

自那天开始,叶修和叶秋的感情迅速升温,最先发现的是苏沐橙。将兴欣众人召集起来,苏沐橙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“你们有没有觉得叶修最近不太正常啊?” “有有有!”方锐率先发言,“老叶在叶秋面前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,不嘲讽,每次看叶秋的眼神,那叫一个温柔似水,可本人好像还没发现。你们是不知道,每次我在旁边有多尴尬...”
“的确如此,叶前辈最近常带着笑。”乔一帆想了想,说道。
“而且叶秋那小家伙也不那么口是心非了,老夫最近受到了不少关心。”
众人小心的铆在一个角落里,一边警惕着叶修,一边高谈阔论。不怨他们,最近叶家那俩反常的厉害,作为直接受害者,他们可所谓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 “那我们要不要帮个忙啊?”苏沐橙提议道。
“得了吧,他俩十有八九是亲兄弟,要在一起了,能受得了世俗的眼光吗?”撇了撇嘴,方锐有些泄气。
“可他俩都不是会在乎世俗的人啊。”乔一帆反驳道。 “他们不在乎,那叶家呢?叶秋的身份不像我们这种小市民。”
“这...”乔一帆还想再挣扎一下。
“行了,小乔,这种事,我们旁人插不了手。接下来的,就看他们自己的决定了,我们能做的,就是举双手支持他们。” 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,方锐起身离开。
“方锐前辈...他怎么了?”
“没怎么,估计是想起自己以前的事了吧。”
这次的聚会,不欢而散。

苏沐橙这边的聚会,丝毫没影响到叶修他们,也许二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这种情况。

就这样过了几日,方锐那边也有了消息。
“京城在二十年前迎来了一对双胞胎,当时那家人可高兴了。可好景不长,就在双胞胎出生不久,那家人就惨遭灭门,双胞胎的下落也无人知晓。老叶,你说那对双胞胎是不是你俩啊?”
“不知道,我从有记忆以来,就一直生活在临安,京城也只是去过几次。”
“我也是。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叶家的养子,但叶家对我的管教不差于叶家其他兄长,而且我小时候身体不好,家里也没人让我出去玩。”

叶修叶秋面面相觑,对这种无厘头的事深感胃疼。看这样子,还要再扯出一段二十年前的恩怨啊。
“我说秋儿啊,这样也不是办法,你能联系上你的朋友吗?让他帮忙查查。”
“恐怕不能,他估计回去搬救兵了。”想到梵泽那不靠谱的性格,叶秋眼角抽了抽。
“搬救兵?”
“我们说好的,来京城后我不离开他身边三步,我有点路痴,不认路。结果这次...”
“哈哈,我懂路痴的痛!我以前刚来临安的时候可没少迷路,那滋味,简直不想尝试第二遍喽!”方锐就像是找到了知己般,连看着叶秋那张跟叶修一样的脸都不觉得手痒了。
“这件事我敢肯定叶家是知道的,但怎么问,我现在还没想好。”
“确实不好问啊。算了,你打算在这里住几天?”叶修实在是对这些事不感兴趣,他现在只想多跟叶秋待一会儿。
“怎么?舍不得我了?”挑了挑眉,叶秋强压下嘴角的笑意,“我不着急,等梵泽过来接我吧。差不多还要半个月。”
“当然舍不得了,哪家小少爷能这么挑逗人的心弦,我简直被迷的神魂颠倒,每每看见你,这心都快不是我的了。”叶修自然听出了叶秋的心思,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开大。果不其然,叶秋闹了个脸红,一旁的方锐表示,自己的心都吓没了,需要林敬言安慰。
“叶修!”
正当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,苏沐橙跑了进来。
“怎么了,小心台阶。”
“外面有人,说是找叶秋的。”
“找我?应该就是梵泽了吧。我去看看。”说完,叶秋率先踏出了房门。叶修紧随其后。
“叶小少爷!你可终于出来了!”听到脚步声,梵泽原本无光的眼神瞬间充满了光彩,在他扑上去的那一刹那,另一道身影突然出现,阻断了梵泽的去路。
“你谁啊!哎?”梵泽愤怒的抬头,却转眼变成了迷茫。他看了看叶秋,又转头看了看叶修,最后一拍脑袋,“我这是没睡醒吧,那叶秋,我先回去补个觉,等会儿再过来找你。”
“站住。”
“不是叶秋你饶了我吧,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 轻笑了一声,叶秋主动走了过去,“你绝对睡醒了,我就是叶秋。”
“那,那你旁边那个人呢?”
“他就是临安的“叶秋”。”
“哦...”梵泽已经有点晕了。
“你好。我是叶修。”
“...?你好,我是梵泽。” 相互介绍了一番,梵泽才接受了这个事实。趁着大家不注意,他把叶秋拉到了一边。

“叶秋叶秋,这个叶修跟你是双胞胎吧?”
“八九不离十。”
“那,你打算带他回京城吗?”
“这个,”叶秋噎了一下“我还没问过呢。”
“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说,你不爱我了。”
“哈哈,爱你爱你,最爱你了。不过你倒是说说,在不惊动我家里人的情况下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这下,原本滔滔不绝的梵泽突然没了声,他避开了叶秋疑惑的眼神,有些不情愿的开口,“是那个人了。”

“哪个?”叶秋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“就,就那个一直,一直追我的那个。”
“哦~陈少啊,呸呸呸,当时可有人说打死也不找他的,说了不到一个月就破戒了啊~”
“不聊我,你呢?你对叶修的状态可不一样啊。”梵泽转移了话题。
“不一样?”
“你从来都没对我那么温柔过。”
“有吗?我不觉得啊。”叶秋打着哈哈。 “别骗我,你不会撒谎的。”
“...好吧,我喜欢他。”
“不是吧!”梵泽惊叫出声,“你看看你们俩的长相,就知道是双胞胎,你...”
“别说了!”叶秋有些挂不住面子,略过其他人,他强行将梵泽拉了出去。
“我什么都知道!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啊!我能怎么办!” “他知道吗?”
“我,我不知道,他对我的态度,我琢磨不透。”
梵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那你就去试试啊,大不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!”
“我...”
“别我我我的,麻烦,喜欢就是喜欢,哪怕你们是双胞胎,反正你是叶家养子,叶家不需要你来续香火,为什么不放手一搏呢?”
“不敢,”叶秋难得的露出为难的模样。
“你有什么不敢的,听我的,去,反正他对你也有好感。”
在梵泽的怂恿下,叶秋一步三回头的走向了叶修。
“叶修。”
“怎么了?”看着叶秋扭捏的样子,叶修有点疑惑。
“那个,你,跟我出去一下...”
虽然不懂叶秋内心所想,但看表情,应该和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,这样想着,叶修放任叶秋带自己离开,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。
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“等等,我,组织下语言。”深吸一口气,叶秋用了最快的速度吼出了心里的话“我喜欢你!你可不可以接受我!”说完转身就跑,没给叶修留时间思考。
“噗!”叶修无奈的笑了笑,脚下一用力,轻松追上了叶秋,强行逼停了叶秋。
“阿秋都这么说了,那我,恭敬不如从命了。阿秋的初吻,我收下了。”

叶秋到现在还很懵,二人的关系转变太快,他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于是乎,二人的日常就变成了这样:叶修喂叶秋吃饭,叶秋不肯,叶修就连哄带骗的喂着;饭后一起享受二人世界,最后在一起睡觉。
其他人表示,没眼看。

梵泽呆了几天选择回京都,临走前,他告诉叶秋,叶家主可能会在最近几天过来看看他。叶秋知道他在担心自己,叶家家训很严,要是让他知道了,可能后果不堪设想。
“你就放心吧,我和叶修什么都没发生,就算我父亲来了,也看不出什么。”
“真的?”
“嗯嗯!你快回家吧,要不你家人该担心了。”
“那你还是多注意一下吧,老头子思想古板的很呢。”

梵泽前脚刚走,叶修后脚就出事了。在三天后的一次活动中,叶修带着叶秋在河上划船,谁知被人算计,船翻了。叶修水性不太好,直接溺水,叶秋为了救他,只好给他灌输氧气。明明很平常的一件事,可在叶家主的眼中,就不平常了。

在叶家主带着人来找叶秋的时候,就看到叶秋身着淡蓝色锦缎,在水中和叶修吻得“难舍难分”。叶家主当场气急,不顾叶秋的解释,强行把叶秋带回京城,将其禁足。
在叶秋挣扎不开后,他只能在叶修耳边匆匆留下一句“等我”就被带走了。也幸亏叶秋没多说什么,看到叶秋就算被带走了还与叶修暗说情话,叶家主险些动手打了他。
“叶秋,你还要脸不了!那可是你亲哥哥!”
“我...”
“我什么我!你可以搞断袖,搞谁都行,就不能是他!” “父亲,我只喜欢他。”
“你!你是想气死我!”
“我真的是真心喜欢他!父亲,请你成全!”
“好,好一个真心喜欢!叶秋我告诉你,只要你还是叶家的人,你就别想跟他见面!来人,把叶秋给我关起来,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准见他!”
“老爷!”叶母看不下去了,“再怎么说他也是叶家的人,你这么做,会损坏小秋的名声的!”
“名声?夫人,叶秋这小子,什么时候在乎过,他认定的事,已经无力回天了。”
“那,老爷你为什么?”
“为了见证他的真心,他若真心悦叶修,我会放过他,他若受不了这点苦,那我还不如给他找个好人家。夫人你有所不知,男子之间的感情被世人所唾弃,他如果连这些都客服不了,那今后的路,他肯定会痛不欲生的。”
“...我明白了。”
“还有,夫人以后这几天多去看看他,顺便,告诉他二十年前的事吧。”
“这,真的好吗?小秋他,会受不了吧。”
“叶秋心里有数。”

...

“母亲?你怎么来了?快回去,要是被父亲看到,母亲你肯定会被说的。”
“傻孩子,”扶着有些消瘦的叶秋坐下,叶母叹了口气,问道“为什么喜欢叶修呢?”
“...”没想到叶母是问这个,叶秋顿了一下,理了理头绪,开口道“不知道,就,在一起生活了几天,感觉他特别好。”
“哎,小秋,我尊重你的选择,那你可不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呢?”
“当然,请讲。
” ... “
怎么会!母亲,你不是开玩笑?”
“不是。小秋,小秋!快来人啊!”

自从叶秋被带走后,叶修这边也没闲着,天天去京城找消息,就差住在京城了。那天,方锐带回来了一条消息:京城四少之一的叶秋殉情了。
这条消息顿时惊动了不少人,一时间,叶秋成为了众人口中的痴情男子。不少女孩哭的撕心裂肺,这么好的一个人,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痴情啊?
而听到这个消息的叶修,竟然什么表现也没有。最先看不下去的是方锐,他本来想好好训斥他一顿,可在看到叶修那无神的双眼后,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看来,他是真的喜欢叶秋啊。
“方锐,你说这是真的吗?我不相信。”叶修的声音染上了寒意。
“我,我不知道。不过啊,叶秋那么机灵的家伙,肯定不会出事的,说不定,对!说不定他现在在临安找你呢!”
“临安找我?”迷茫的叶修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跳了起来“没错!阿秋他可能就在临安!方锐,马上跟我回临安!”
“...好。”
不忍心破坏他的幻想,方锐替他收拾了东西,叶家那么大,就算是叶秋跑到了临安,只要叶家想让他死,那叶秋根本活不了。当然,方锐没说出来。

就像是方锐想的那样,叶秋根本没去找叶修,叶修心中的希望一点一点的消散了。最后,变成了绝望,而绝望中他依旧存了一番侥幸心理,他希望,叶秋能回到临安,回到,他的身边。
就这样,叶修开始在临安里疯狂的搜寻,企图找到叶秋,而他这样没日没夜的找人,让兴欣众人担心不已。倒是他本人,什么也不担心。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。

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,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已经是深夜了。前脚刚刚踏进房门,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,叶修顿时警惕起来。
那股杀气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在叶修进屋后不久就收了起来,但叶修还是保持警惕的看向杀气传来的方向。
“叶修!你连我的气息都认不出来了吗!”一声怒吼传来,让叶修一愣。这个声音...
“阿秋?”
“哼,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压根没把我当回事!”
“阿秋!真的是你!我快想死你了!”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的叶修不顾叶秋的挣扎,一把将叶秋抱在了怀里。“阿秋...”
“真是的。”感受到叶修的颤抖,叶秋什么都没说,只是用力回抱叶修,好像是在说:我在。
“阿秋,我好想你。”
“我也是。叶修,如果我今后就住在这了,你会留我吗?”
闻言,叶修抬起了头,在微暗的月光中,他看不清叶秋的表情,但他知道,叶秋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受。
“会,只要你愿意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“嗯。”将自己的脸埋在叶修的肩上,叶秋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。太累了,为了和叶修在一起,他付出太多了,其中还包括养育他二十年的叶家。
“阿秋,告诉我,你经历了什么。”看到叶秋的情绪平静了些,叶修开口问道。
“没什么。”
“阿秋,我让你说不是为了笑你,我只是想替你分担一些,我不想让你受苦。”
“噗,”叶秋笑出了声,“我知道,但我不想说。”
“既然你不想说,那就不说了,睡觉吧。”
“好。哎哎哎?叶修你干什么!”
“睡觉啊。”
“睡觉就睡觉,你脱我衣服干嘛?”
“夫妻之间在睡觉前不是会有一些...”
“等等!”

一夜未眠。

“混账叶修!”
“怎么了?”
“你,你说怎么了!你...”说不出口的叶秋红了脸。
“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今生今世,永生永世,叶修的夫人只会是叶秋。”
“...哼,算你识相。”
“呵。”叶修轻笑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将叶秋圈在了怀里。“那阿秋的承诺呢?”
“...” “难道阿秋不喜欢我吗?”
“才没有!”叶秋涨红了脸,最后咬咬牙,闭着眼对着叶修亲了下去。
“你是我的人,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,不能反悔!” “好。不反悔。”
“还有,”
“什么?”
“我心悦你。叶修。”

评论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