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水

白发(续中)

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
因为有人想看,就写出了这篇的续文,文笔不好,求轻喷
第一人称叙事,叶秋死亡设定

因为叶秋突然到来,那次的谈话不了了之。不过,叶修像是醒悟了。
不知不觉间,举行婚礼的日子就要到了,可叶秋的状态却愈发憔悴。我不禁开始怀疑,叶秋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。
婚礼前几天,叶修来找我谈心,他说他想跟叶秋说说话,不用我帮忙,就只是自己自言自语。
我离开房间,将空间留给了一脸茫然的叶秋和准新郎叶修。
他们聊了很久,直到深夜,叶修才从房间出来。他的眼很红,看样子是哭过了。他们兄弟之间的事,我一个外人不好过问。在叶修离开后,我去看叶秋,却发现了一摊红色。叶秋是灵魂,不可能流血的,那这血,只可能是叶修的。我有些惊慌,连忙打电话给叶修,可电话那边传来的,一直是忙音。问叶秋,叶秋也只是闷头大睡,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。
这兄弟俩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?
我干脆就当个恶人,强行把叶秋拽了起来,他不说,今天就别想好好待着了。一番软磨硬泡,叶秋终于忍不住了。
叶秋告诉我,叶修很自责,他说如果他当时能早些注意到,那叶秋是不是可能就有一线生机。就因为自己的自私,这么多年没回家,就从来没关注过自己弟弟的身体状况,明知道叶秋身体不好,却从来没有过问。还有很多,都是骂自己的话。
我差不多能想象到叶修说的话了。看叶秋的状态也不是很好,应该是有很大的感触吧。可这血,他还是没说。就在我收拾房间时,一直沉默不语的叶秋开口了“那是哥哥对自己的报复,他说如果自己没有那种手速,估计就会回来了,所以,他废了自己的左手。”
“...这样啊,知道了。”
“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了,我和他都知道,荣耀对他有多么重要,就算没了手速,他也不会回家的。”
“他只是觉得对不起我,可他从来都没喜欢过我。也是,不是谁都会像我一样这么恶心的,爱上自己的哥哥。”他的声音染上了哭腔。
叶秋低着头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在灯光的照射下,我好像看到了有什么从叶秋的脸上滑落。可灵魂应该不会流泪啊。
“叶秋...”
我伸手,触碰到的只是一片空气。笨笨的伸回手,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秋。叶修不喜欢叶秋,这是我俩都知道的事实,所以我一直都反对叶秋回到叶修身边。
“可我就是忍不住啊!我这种人,是不是很变态啊?”叶秋猛的抬头,我看到是一双充满绝望的无神眼睛。
不等我开口,叶秋就冲出了门,他的速度很快,我跟不上,没一会儿就跟丢了。
这下,我失去了所有的消息。叶秋我虽然担心,但他是灵魂,不可能有什么事。至少,我知道了他内心所想。可叶修那边,我始终联系不上,给其他人打电话,他们也不知道叶修去哪了。
漫无目的地找了一夜,我终于联系上了叶修,他被拉到医院强行包扎,手机是放在家了。总算找到一人的我松了口气,现在就是找那个有些不对劲的叶秋了。怕刺激到叶修,我并没有告诉他叶秋失踪的事,叶秋只有我能去找,所以我背着叶修,去了叶秋所有可能去的地方。
一无所获。
我开始担心,叶秋是不是,真的没了...

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终于找到了叶秋。他在自己的墓碑旁躺着,背着我,我看不到他的脸。
“叶秋,你没事吧?”
叶秋没回答我,我大着胆子走了过去。他闭着眼,呼吸平缓,应该是睡着了。
松了口气,我悄悄的坐在了叶秋身边,却发现叶秋的身体变得透明了,那种似有似无的透明感,似乎宣告着叶秋即将消失。

后来,叶秋就像平常一样,但对那天发生的事绝口不提。
但,他一个人待的时间,越来越多,也拒绝跟我袒露心声了。

再后来,我收到了崭新的婚帖。同一天,叶秋再次消失的无隐无踪。
但是,婚帖上并没有写清楚新郎的名字。
当我又一次在墓地里找到叶秋的时候,他的身体接近虚无,脸上全然没了往常的笑容。
“我好像,撑不住了。”
“快点,婚礼快点开始吧,让我,彻底死心。”

虽然在我们的观念里,双叶很萌,但在其他人眼里,双叶的存在就是个错误。所以我在想,叶秋在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后,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变态?

评论(15)

热度(30)